首頁 > 化石獵人 > 正文

披荊斬棘,西北大學劉璠執著探索寒武紀的神秘海洋動物
2021-09-21 12:36:18   來源:化石網   評論:0 點擊:

披荊斬棘,西北大學劉璠執著探索寒武紀的神秘海洋動物(化石網整理)據西北大學:一作發表5篇高水平學術論文、4篇科普文章、獲國家留學基金委獎學金、研究生國家獎學金、多次在地質年會等專業性國際會議中作報告






披荊斬棘,西北大學劉璠執著探索寒武紀的神秘海洋動物

(化石網整理)據西北大學:一作發表5篇高水平學術論文、4篇科普文章、獲國家留學基金委獎學金、研究生國家獎學金、多次在地質年會等專業性國際會議中作報告……
 
她就是2021屆“陜西省優秀畢業生”、西北大學“紫藤獎”獲得者,同時也是西北大學2021級地質資源與地質工程專業博士后——劉璠。篤志不倦,她于實驗室中潛心研究,在特異埋藏化石庫中探尋數億年前無脊椎動物的奧秘。
 
結緣西大:“地質是興趣所在”
 
出于對大自然的喜愛和對野外科考的向往,在高考后的志愿填報時,劉璠毅然選擇了西北大學地質學系,并在2016年以西北大學優秀畢業生的身份從資源勘查工程專業畢業。
 
碩士階段再次選擇研究方向時,被化石吸引了目光的她選擇了古生物學與地層學。在2017年通過春季考核后,劉璠獲得碩博連讀資格,在張志飛教授的指導下對寒武紀早期軟舌螺等化石進行研究。
 
剛升入研究生時,劉璠是迷茫的,學會拍攝化石是她面臨的第一門“必修課”。她分享道:“拍攝的照片將作為研究和論文寫作的數據支撐和證據,因此必須要把化石特征、結構拍攝得非常清楚。但古生物化石起伏較大,拍攝角度、拍攝光線都會影響成片效果。”
 
一開始,劉璠大概拍攝了1000多塊的化石,但仍難得要領。經過長期的拍攝練習以及對化石結構更進一步地熟悉了解,她終于掌握化石拍攝的訣竅,明白了“拍什么”和“如何拍”。對于研究內容的專注與認真,也幫助她在后續更踏實地走好科研路。
 
潛心科研,推廣趣味科普知識
 
劉璠研究的內容,主要以寒武系第二統的特異型埋藏化石庫中保存的軟舌螺為主線,針對寒武紀早期的軟舌螺解剖學進行系統的分析研究。至今,她共發表10篇學術論文,其中以第一作者發表5篇高水平論文,3篇SCI分別發表于國際專業科學雜志(包括Nation Science Review、Palaeogeography,Palaeoclimatology,Palaeoecology、Historical Biology),2篇中文科學論文分別發表于EI《科學通報》及核心期刊《古生物學報》。
 
第一次投稿SCI,對于劉璠來說是一段艱辛的經歷。文章投給雜志社后,幾次返回修改,最后仍被拒稿。“失敗的經歷”讓劉璠很受挫。但她沒有放棄,調整心態,修改論文并重新投稿,最后終于被順利接收。第一篇SCI從投稿到接收耗時近兩年,“首次投稿的經歷太難忘了,真的鍛煉了我的心智?茖W研究的道路就是需要一直驗證和反復驗證。”劉璠說。
 
在科研之余,劉璠撰寫了4篇科普文章介紹軟舌螺,其中2篇發布在古生物科普公眾號上,2篇發表于《生物進化》科普雜志中。在她看來,科普就是以最通俗易懂的方式,讓大眾去接受、去了解地質相關研究。
 
“僅僅是以學術論文的形式做研究,很多人不知道你在做什么。但如果以趣味科普的形式,大家就會想了解我們究竟在研究什么。我們現在每做一個研究后進行科普,也是期待能夠讓大家了解,原來遠古時期還有很多‘神秘驚喜’的其他小動物。”劉璠說。
 
此外,劉璠多次參加第五屆地質年會等大型學術會議,并在會議上進行學術成果的匯報。在學術會議上,不僅僅要講清楚所發表的文章,還要閱讀大量文獻,清晰表達觀點的同時使文章結論站得住腳。她說,“不論是開什么會,只要能把觀點順暢地講述出來,就是很好的表現。”有時在報告會議上,學者們提出的一些問題也會給劉璠以啟發,讓她有更多的思路和靈感去探索研究動物的不同方向。
 
尋找化石的過程就像“拆盲盒”
 
“野外實踐是地質人學習地質的基礎,只有去親自踏勘,親眼看到巖石、巖層序列,親眼看到化石,我們才能進行下一步研究。”地質學系每年會開展許多野外地質實踐活動,這讓本身就喜歡大自然的劉璠更深入地了解自然。本科期間,劉璠就先后去了秦皇島、巢湖、陜南等地進行踏勘和樣品采集。
 
每次出野外,地質人都要背上地質錘、羅盤、測繩等重重的踏勘工具。野外實踐很辛苦,但每當有所收獲時,這份辛苦都會被興奮、喜悅所沖淡。尋找化石的過程就是探索地球曾經發生的故事,一錘子下去揭示了遠古神秘未知卻異彩紛呈的世界。
 
對于野外勘探的位置選擇,劉璠解釋道:“我們一般會根據前人的地層記錄去選擇勘探地區,當發現化石碎片的時候,導師就會讓研究生課題組的學生輪流采集化石。”
 
野外也常常遇見危險。在一次野外勘探中,正在敲擊巖石樣品的劉璠突然發現一條蛇從身前掠過。盡管偶爾也會碰見蛇、毒蟲等野外昆蟲動物,但隨著實踐次數的增多,劉璠的勇氣和防御經驗也大大增加。她說:“我們出野外會帶一些藥品,其次就是穿長袖長褲、戴帽子。實踐次數多了,也就更加得心應手了。”
 
交流學習,對古生物有了深刻的認識
 
2019年-2021年間,劉璠先后獲得導師項目、地質系國家留學基金委的資助,在瑞典自然歷史博物館進行交流學習。
 
在去瑞典求學前,劉璠將自己研究所需的化石和實驗數據進行整理,方便與外方導師進行科研交流。國外的人才培養機制和國內存在差異,學生與導師的關系更像是合作伙伴,來自導師的督促變少,研究的推進更靠自覺性。在學習的同時,劉璠也積極適應著國外的工作生活和文化,與館內的工作人員相處融洽。
 
除了與外導進行學術上的交流研究,野外采集化石擴充樣品庫也是一項重要的任務。在瑞典北部阿比斯庫進行的地質科考給劉璠留下了極深的印象?瓶嫉攸c偏僻荒涼,每天徒步爬山約13公里,他們還需要自己燒水、做飯、搭帳篷。劉璠說:“地質勘探非常辛苦,但是也很充實。”
 
在18個月的交流學習中,劉璠與瑞典自然博物館的導師、專家學者圍繞國外采集的生物化石合作發表了兩篇SCI論文。在國外的所見所聞也讓她對于古生物有了更深刻的認識。
 
“用一個詞形容自己的學習之路,就是‘披荊斬棘’。對于整個研究生學習階段,我非常感謝西北大學地質學系早期生命研究所創造的平臺以及對學生國際交流的大力支持,感謝國家CSC為在讀博士生提供出國聯培的機會讓我們有更多機會與國際專業研究團隊交流,還要特別感謝我的導師張志飛教授的指導、支持和鼓勵,以及早期生命研究團隊的老師們早期對于化石的辛勤尋找、挖掘工作,使我在科研學習中猶如站在‘巨人’的肩膀上?偠灾,沒有這些‘王者’帶不動我這個‘青銅’。”劉璠笑著說。
 
劉璠現已進入西北大學博士后站點繼續進行科學研究,她選擇了“地質資源與地質工程”作為學習的內容,進一步延伸擴展并深入古生物與地層學研究,與沉積環境等其他的地質學科研究方向結合,繼續探索寒武紀的神秘海洋動物。

相關熱詞搜索:劉璠 寒武紀

上一篇:季強:古生物界“攪局者”
下一篇:普通石頭還是舊石器時代石器?揭秘考古學家們的“火眼金睛”

分享到: 收藏
亚洲无播放器在线观看_亚洲无播放器网站_亚洲网无码国产_亚洲网络久久国产99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