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化石獵人 > 正文

普通石頭還是舊石器時代石器?揭秘考古學家們的“火眼金睛”
2021-10-01 09:56:05   來源:化石網   評論:0 點擊:

普通石頭還是舊石器時代石器?揭秘考古學家們的火眼金睛(化石網整理)據四川在線(記者 鄧涵予 吳曉鈴):9月27日,國家文物局舉行考古中國重大項目進展工作會,宣布在四川稻城發現一處面積約100萬平方米的舊




普通石頭還是舊石器時代石器?揭秘考古學家們的“火眼金睛”

(化石網整理)據四川在線(記者 鄧涵予 吳曉鈴):9月27日,國家文物局舉行“考古中國”重大項目進展工作會,宣布在四川稻城發現一處面積約100萬平方米的舊石器遺址——皮洛遺址。這一重大考古成果一時間受到社會各界關注,大眾對考古過程充滿好奇,同時也提出疑問:那些看起來普通的石頭,考古專家是如何用“火眼金睛”分辨出來的?在海拔3700多米的高原上進行考古作業,和平原有何不同、背后又有怎樣的艱辛?
 
對此,四川在線記者采訪到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考古研究所副所長、皮洛遺址考古項目執行領隊鄭喆軒,為大家一一解惑。9月28日下午,鄭喆軒剛從北京抵達成都,便直奔考古研究院,投入到接下來的工作,30日一早,他將再次返回稻城,繼續進行皮洛遺址的發掘工作。
 
探索
 
填補四川舊石器考古“空白”
 
長久以來,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也一直沒有舊石器方面的考古人才,在舊石器這一塊,以前四川一直比較空白,雖然在富林、資陽等地有少量舊石器的發現,但總體舊石器文化非常少。2014年,省考古研究院特別引進北京大學考古文博學院舊石器考古方向研究生鄭喆軒。在這期間,鄭喆軒除了配合基本建設考古,也做了一定的舊石器考古的摸索。據鄭喆軒介紹,2019年之前,全省明確的舊石器遺址點零零散散,加一起只有十處左右。
 
2019年3月底,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借助川藏鐵路考古調查之機,進入甘孜州展開文物調查,鄭喆軒主動請纓,這也是他第一次深入甘孜地區開展考古調查,在調查鐵路沿線文物之外,他的一個重要任務便是舊石器專項調查。“主要是初步摸個底,看看那里的地形地貌,有沒有適合早期人類活動的區域和環境。” 鄭喆軒說。而令人驚喜的是,就是這一次探索,竟發現了13萬年前人類在青藏高原活動的痕跡。
 
四、五月份的甘孜,積雪已經融化,草還未長出,起伏的山體上土、石裸露,正是考古人田野調查的最佳窗口期。鄭喆軒一行人從康定開始,對沿途展開拉網式調查,但起初調查結果并不樂觀,前十天,鄭喆軒都沒有任何發現。
 
順著國道318向雅江方向行進過程中,鄭喆軒在東俄洛村遠遠看到了前凸的兩河交匯處有非常典型的三級階地,在爬上階地調查的時候,鄭喆軒發現地上有一塊帶尖的石頭,拿起來仔細一看,又有明顯的人工打制痕跡,憑借科學的判斷,這塊“石頭”便是舊石器時代石器的典型標志之一——手斧,這也是甘孜地區調查明確的第一件石器。
 
那之后,每年的4、5月和10月川西高原調查的窗口期,鄭喆軒一行人就會在高原上開展舊石器專項調查,目前已發現舊石器地點60余處,采集各類石制品上千件。據鄭喆軒回憶,2020年5月11日,當考古人員爬上稻城縣七家平洛村后的三級階地,驚喜果然出現:那些裸露在地表以及階地前緣和沖溝兩側的土壤剝蝕區域的“石頭”盡管部分風化嚴重,但依然能清晰看出其中有許多古人類經打制過的石器。這里便是平均海拔超過3750米、目前青藏高原上最豐富的地層堆積的皮洛遺址。
 
揭秘
 
考古人怎樣挑“石頭”
 
皮洛遺址共有7個文化層位,共發現近萬件石制品和用火遺跡,并且完整保留、系統展示了“礫石石器組合-阿舍利技術體系-石片石器體系”的舊石器時代文化發展過程,首次建立了中國西南地區具有標志性的舊石器時代文化序列。這其中,遺址發現的手斧是目前世界上海拔最高的阿舍利技術遺存,也是目前東亞地區形態最典型、制作最精美、技術最成熟、組合最完備的阿舍利組合,為研究、舊石器時代東西方文化交流提供了關鍵的證據。
 
有意思的是,當皮洛遺址發現的舊石器一公布,網友們不淡定了:它們看上去就是一塊塊普通的石頭,為何能看出來是古人使用的工具?
 
鄭喆軒介紹說,從專業的舊石器考古來講,需要四條腿走路,集考古學、人類學、地質學、古生物學于一體,是一個多學科組成的知識體系,并非隨意判斷的。自然的破裂石塊一般是很隨機的;而人工打制的石器則蘊含著早期人類的技術和思想,是有邏輯的。首先是要選用合適的石料,既不能太硬,也不能太軟,且不能太脆,要有一定的韌性;然后,使用一定的發力技巧才能加工出特定目標的石器,其破裂是有比較獨特的特征的。最早期的石器打制較粗糙,大眾很難辨認;但手斧和舊石器晚期的石葉、細石葉等就有很清楚的形態特征,大家看到也很容易觀察到人工特征。
 
 
那么對非專業人士的普通群眾來說,如何最快的識別出一塊看起來普通的石頭是否是手斧呢?鄭喆軒給出了幾個關鍵詞:手掌大小、左右對稱、雙面加工、表面有很多破裂的疤、扁薄、有尖、有刃。
 
“我們典型的手斧長超過15厘米,厚度最精致的不足2厘米。” 鄭喆軒表示,手斧的使用價值非常大,是多功能的。早期人類可用來挖掘根莖、砍樹,也用于宰殺大、小獵物和割肉刮皮,可以切、割、砍、挖,被稱作遠古人類的“瑞士軍刀”。
 
目前,在省考古院的不斷努力下,在川西高原發現舊石器遺址點多達60余處。
 
艱辛
 
高原考古是腦力與體力的雙重考驗
 
青藏高原海拔很高,高寒、低壓、缺氧的環境比較惡劣,氣候也變幻莫測……頻繁的大風背景下,偶爾一天陰晴雨雪加冰雹都能碰到,“一天之內仿佛經歷一個四季。”鄭喆軒如此形容。
 
“剛到高原非常不適應,身體基礎消耗非常大,吃飯吃不香,睡覺也睡不踏實。“鄭喆軒說,“在3500米的高度上,因為氧氣稀薄,剛開始我爬一個20米的坡,可能都要爬15分鐘,每爬5米就要停下來緩5分鐘。”
 
高原考古要做到“五勤”,勤動腦之后,手、腳、眼、腰也都要很勤。很多時候,階地上沒有路,考古人只能手腳并用往上爬,為了保存體力,他們必須輕裝上陣——不穿厚重的衣服,能不拿的東西就不拿,甚至偶爾連水都不帶。“因為爬上階地之后還要調查,調查不是走一圈就完事了,而是需要不斷彎腰撿拾地上的疑似石器觀摩判斷,有時候還要抱著石頭走。” 鄭喆軒解釋說,“所以我們不會穿很厚的衣服,多拎一個袋子有時都是累贅。”
 
同時,基礎調查工作不是一個能“躺平”的工作,要有堅定的信念和足夠的韌勁,在高原上爬的每個高坡都是一個新的挑戰。很多時候,鄭喆軒和同事們爬坡前還萬里晴空,費盡力氣爬到坡頂后,風云突變,大風和冰雹也都隨之而來;有時候中午12點了,看著還要2、3個小時才能調查結束,往往會咬咬牙堅持調查結束。。。。。。“不是不想先下去吃飯,而是沒有再爬下、爬上的勇氣”。在高原上考古,遠比想象的更難。
 
鄭喆軒還清晰的記得在理塘縣第一次遇到狼的畫面。2019年4月的一個上午,鄭喆軒一行3人好不容易爬到階地頂端,卻發現兩頭狼站在距離他們幾十米遠的地方游蕩。 “那是我們第一次見到狼,一開始還以為那是兩只大狗,我們還在想荒郊野外哪來這么大的狗,還在猶疑狼和狗尾巴、耳朵的區別,后面才反應過來。當時人、狼相互對視了幾分鐘,我們就秉承著一個原則——狼不動我不動,狼動我們也不動。我們人多,而它是兩只孤狼,就沒有特別害怕。” 鄭喆軒回憶說。如今“身經百戰”的他,再談起自己與狼對視的畫面,顯得十分淡定。
 
要說在高原考古最大的考驗,鄭喆軒認為還是過大體力消耗后懈怠的念頭,但有時候走累了,坐在地上休息時,忽然一抬頭,看到藍天白云和大好河山,就瞬間治愈了,整個人也變得開闊了起來。

相關熱詞搜索:舊石器時代 石器

上一篇:披荊斬棘,西北大學劉璠執著探索寒武紀的神秘海洋動物
下一篇:蓋志琨:從“雪藏”化石里讀出史前巨鯊的遷徙故事

分享到: 收藏
亚洲无播放器在线观看_亚洲无播放器网站_亚洲网无码国产_亚洲网络久久国产99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