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化石獵人 > 正文

地質學家、古生物學家樂森璕
2021-11-23 11:22:42   來源:化石網   評論:0 點擊:

地質學家、古生物學家樂森璕(化石網整理)據貴州廣播電視臺:在現代貴州歷史舞臺上,有一批值得被我們熟記的文化人物,他們是錄入了貴州反清斗爭中第一個宣傳新文化新思想的貴州革命先驅平剛,民國《貴州通志》


地質學家、古生物學家樂森璕

(化石網整理)據貴州廣播電視臺:在現代貴州歷史舞臺上,有一批值得被我們熟記的文化人物,他們是錄入了貴州反清斗爭中第一個宣傳新文化新思想的貴州革命先驅平剛,民國《貴州通志》的總編纂任可澄、楊恩元,中國建筑學奠基人之一的朱啟鈐,享譽全國的大書法家嚴寅亮、蕭嫻,著名出版家、作家、教育家謝六逸、馬宗榮等。動靜為大家選編了宋洪憲《貴州現代文化人物》一書中的篇目,講述他們的主要履歷,介紹他們在文化事業上的突出成績。
 
樂森璕,字季純,貴州省黃平縣東坡人。1899年9月19日生于貴陽。樂森璕幼年入貴陽樂群小學堂,后考入貴陽模范中學,1917年畢業。其伯父樂嘉藻常對他說:“貴州礦藏很多,若能開發出來,就能擺脫貧困。”這對少年樂森璕影響很大,激發了他對地質科學的濃厚興趣。1918年,樂森璕千里迢迢來到古城北京,考入北京大學數學系預科學習。由于受家庭的熏陶和“仰以觀于天文,俯以察于地理”的啟發,兩年后,樂森璕改入理科地質學系攻讀,受教于國際著名地質學家李四光、美國著名地質學家葛利普(A.W. Crabau1870-1946)和著名學者何杰、王烈等教授。在名師的教育引導及北京大學的良好學習環境中,他苦心攻讀,孜孜六載,取得了良好的成績。樂森璕1924年畢業,獲理學學士學位。
 
同年,樂森璕考入原農商部地質調查所,初為實習生,后轉為調查員。樂森璕任職該所期間,所長為著名科學家翁文灝,翁對工作人員要求十分嚴格,提倡科學家應具有實用精神。樂森璕在該所工作期間,赴南口進行了地形地質測量,并翻譯了兩部我國北方新石器時代考古學最早的文獻,一為安特生《甘肅考古記》,一為阿爾納《仰韶時代的彩色陶器》,兩書均獲大家好評。此時,樂森璕還根據自己在古地層學方面的苦心研究,發表了《遼寧及河北石炭紀管狀珊瑚蟲之新屬》。1932年,樂森璕與黃汲清合作寫成《揚子江下游棲霞石灰巖之珊瑚石》一書,這部著作是有關早二疊世床板珊瑚、四射珊瑚及苔蘚蟲的古生物學專著,一直為國際學術界所重視。
 
1927年7月26日至8月30日,樂森璕進行重慶至貴陽間地形地質與礦產調查以及之后對貴州西南地區的地質調查,期間他發表了一系列關于貴州地質、礦產與古生物的科研成果如《重慶、貴州間地質要略》《貴陽附近之二疊紀脅形貝動物群》《貴州西部的地質礦產》《貴州南部地質調查》等。樂森璕為貴州礦產資源的開發做了開創性的工作,成為開發貴州礦產資源的奠基人。
 
1927年底,樂森璕南下廣州,任兩廣地質調查所技正,同時在中山大學兼課。幾年間,樂森璕的足跡遍布嶺南,通過大量的調查研究,進一步擴大了他的眼界,取得了一系列科研成果。1934年,在教育部部長朱家驊,翁文灝、竺可楨、秉志等地質學、生物學界前輩的鼓勵下,樂森璕報考庚子賠款的公費留學生,赴德深造。樂森璕先后求學于格廷根大學和馬堡大學學習泥盆紀腕動物、四射珊瑚與中生代有孔蟲等古生物學知識。求學期間,他完成了《中國南部廣西中泥盆世四射珊瑚群》的重要論著。此文與他后來在國內發表的《華南海相早泥盆世晚期及中泥盆世早期地層的劃分》一文,奠定了中國泥盆系中下統的生物地層層序,肯定了海相地層的存在,他所做的分層工作為后來的地質工作者打下了良好的基礎。1936年,樂森璕完成博士論文《華南廣西中泥盆世四射珊瑚化石群》(德國,斯圖加特,1937年版)并獲博士學位并歸國。留學歸來后,樂森璕仍在兩廣地質調查所和中山大學工作。
 
1937年,抗日戰爭全面爆發,為避免戰禍和實現服務于桑梓的夙愿,以適應貴州開發之需要,樂森璕重返故鄉。他在貴州建立了貴州礦產勘測團,著手研究貴州的地質礦產,同時還擔任了國立貴州大學地質系教授。此后至1953年樂森璕調任重大地質系,他在故鄉工作了近16年,為貴州礦產資源的開發,為貴州地質人才的培養,做出了極大的貢獻。在貴州山區的崇山峻嶺中,處處留下了樂森璕辛勤工作的腳印。其中,他對貴州鋁、煤、鐵、錳、金、汞、銻、鉛、石英砂、白云石的開發都起了重要作用。特別值得大書一筆的是他對貴州鋁開發所作出的貢獻。1941年夏天,樂森璕領導的貴州礦產探測團的兩位技師在貴筑、修文兩縣偶然發現了含鋁的水礬土礦床。樂森璕對此極為重視,親自參加實驗,親自帶隊至王比、云霧山、九架爐進行月余的考察,查清了藏量。據估算,三個礦區總儲存量為1.9億噸,可開采數百年,這是中國,也是世界發現的少數大型鋁礦。而且,此礦鋁礬土的含鋁量,與美國著名的坎薩斯及亞拉巴最好的鋁礬土相比,質量也毫不遜色。為此,他寫下了《鋁之用途及貴州鋁發現之經過》一文,為貴州乃至中國鋁業的起步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
 
樂森璕在貴州工作期間,完成了若干重要著述,其中《貴州地質綱要》《貴陽附近地質結構》等論文,獲得地礦界的高度評價。他還將親手繪制了《貴州地質略圖》和《貴州礦產分布圖》懸掛在辦公室墻上,常指著圖對人們說:“若全省調查完竣,則吾死亦愿足矣。”可見他對開發貴州礦產、改變桑梓貧困落后面貌,獻身于貴州地質事業的拳拳之心。
 
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后,樂森璕當選為貴陽市各族各界人民代表會議代表。1950年,樂森璕被任命為西南軍政委員會文化教育委員,擔任西南地質調查所所長。1953年,樂森璕調任重慶大學地質系教授,并兼任古生物學教研室主任,后又任該校地質系主任。在重慶工作期間,他對四川龍門山地區泥盆紀地層進行了深入調查,在江油發現的魚化石,成為國內外古生物學界聞名的“樂氏江油魚”,是我國最早發現的胴甲目節甲魚化石。他對該地區泥盆紀地層作了精細的分析,著有重要論文《四川龍門山區泥盆紀分層地帶的對比》,此文對我國泥盆紀地層的研究起了很大的推動作用。
 
1955年樂森璕調任北京大學地質地理學系地質學考研室主任,古生物教研室主任,被評為一級教授。與此同時,他還深入各地考察,并產生了一批科研成果。1957年至1958年,在他的領導和組織下,有關方面對我國西南地區奧陶紀、泥盆紀、石炭紀四射珊瑚、床板珊瑚,西藏中生代六射珊瑚及泥盆-石炭紀分界等很多科研項目開展了深入研究,他發表了近十篇論文。“文化大革命”結束后,樂森璕對他多年的研究成果進行了總結,并對拖鞋珊瑚進行了系統研究,完成了《中國南方拖鞋珊瑚分類》等重要論文。數十年來,樂森璕在無脊椎古生物學及生物地層學方面做了大量的工作,對我國腸腔動物及晚古生代生物地層學的研究,起了極大的推動作用。
 
作為長期從事地質教育事業的學者,樂森璕對教學工作極為認真負責。在舊中國辦學條件差的情祝下,有時學生無教材可用,樂森璕親自為他們打印教材;赴野外實習時,他見學生生活困難,便解囊相助。1949年貴州解放前夕,社會秩序混亂,為了不耽誤學生的功課,他將全班八名學生遷入貴州省地質調查所學習,同丁道衡一起培養了國立貴州大學第一期地質系畢業生。樂森璕十分重視教材建設,他先后編寫了很多重要教材。如《微化石概論》《微體古生物學引論》《珊瑚化石》《生物地層學基礎》《古生物研究法》等。此外,在北大工作期間,為了有利于學生的學習,他于20世紀80年代初不顧年事已高,翻譯了H.W.馬特斯著的《微體古生物學導論》(1981年印刷)一書。樂森璕為我國古生物學的研究及古生物地層專業的教材建設做出了很大貢獻。樂森璕1955年調入北京大學后30年間,對北大地質系的恢復、建設、發展及人培養做出了十分重要的貢獻。他親自授課,編寫教材,制定教學計劃,籌建實驗室,購置圖書、標本、儀器設備,親臨野外選擇科研基地。在北大任教期間,他先后講授過多門課程,他的許多學生及青年同事,如今有不少已成為地質戰線和地質教育戰線的骨干。
 
由于樂森璕對我國地質事業的卓越貢獻,他曾當選為中國古生物學會理事,第32屆中國地質學會理事長,全國地層委員會委員,中國科學院學部委員,第四、五、六屆全國政協委員。1989年2月12日,樂森璕因病逝世,享年90歲,葬于北京八寶山公墓。
 
“歷遍崎嶇硏地質,甘期耄耋為人民”,這是中國地質學會成立60周年大會對樂森璕的表彰。樂森璕與葛利普、孫云濤、李四光等專家一起,被稱為開創和促進我國地質科學發展的帶頭人。
 
參考文獻:
 
1、黃壽華:《樂森璕教授事跡》,載《貴陽文史資料選輯》第29輯,1988年。
2、何靜梧:《著名地質教育家樂森璕先生傳》,載《貴陽文史資料選輯》第26輯,1987年。
3、王守文:《博士喜愛文盲妻》,載《貴陽晚報》1990年3月23日。
4、杜松竹、周水良:《樂森璕傳略》,貴州科技出版社,1993年。
 
作者介紹:
 
宋洪憲,1954年生,先后任貴州省史學會常務理事,貴州省近現代史研究會副會長,貴州省作家協會會員等,F任《書·畫·印》雜志主編,貴州省文史研究館特約研究員。發表文史類及其他文章數百篇,著作7本。文章曾獲全國政協論文一等獎,中央黨校、全國講師團優秀論文獎等獎項。

相關熱詞搜索:地質學家 古生物學家 樂森璕

上一篇:野外尋“龍”顯崢嶸——記重慶市先進工作者 川渝古生物學科重點實驗室主任代輝
下一篇:女博士的化石緣

分享到: 收藏
亚洲无播放器在线观看_亚洲无播放器网站_亚洲网无码国产_亚洲网络久久国产99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