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化石獵人 > 正文

考古人陳立群——讓巖石“話說”,了解龍文的遠古文明
2022-01-06 11:16:21   來源:化石網   評論:0 點擊:

陳立群在仙字潭查看巖畫(化石網整理)據閩南日報:跋山涉水義無反顧,遇毒蛇馬蜂毫不退卻,帶領村民發現數十處重要巖畫遺存,為福建史前人類文化研究提供重要依據,考古人陳立群——遠古時代,人們為了描畫自己


陳立群在仙字潭查看巖畫

(化石網整理)據閩南日報:跋山涉水義無反顧,遇毒蛇馬蜂毫不退卻,帶領村民發現數十處重要巖畫遺存,為福建史前人類文化研究提供重要依據,考古人陳立群——
 
遠古時代,人們為了描畫自己的生活、想象和愿望,在巖石上磨刻和涂畫,留存至今直至被發現,這就是巖畫。巖畫中的各種圖像,也成了人類最早的“文獻”。近日,考古研究員陳立群帶領蔡坂村考古愛好者蔡溪南、蔡建鐘等人前往與云洞巖比鄰的鳳山復查史前“太陽神”巖畫時,意外新發現三處巖畫印記。其中一處為龍文區首次發現的“人物”巖畫,另外兩處分別為“方格符號”和“直棋盤”。
 
不畏艱險
 
與村民一道尋山踏水覓遺珍
 
“此‘人物’巖畫描繪的是哪位神仙,目前還未敢妄斷;而‘方格符號’有若天書、神秘莫測;目前來看,‘方格符號’與‘直棋盤’擺向均為南北,再次印證‘辨方定位’的原始方位意識。”陳立群介紹。
 
“沒想到復查‘太陽神’巖畫,還能一次性發現三處巖畫,這是意料之外,但也算意料之中。”陳立群眉開眼笑,按他的話來說,從事考古研究,就是在不確定中找尋遠古留下來的確定性。
 
1987年,陳立群任職于東山縣文化館考古組,參與發現的“東山人”肱骨化石,是當時福建省唯一史前時期的人類化石。當時的發現,標志著原先定義福建省人類史從七千多年的新石器時代直接追溯到一萬年前的舊石器時代,為福建省史前人類文化研究提供了重要的實物依據。1988年,陳立群調至東山縣博物館任副館長,后升館長,直至2011年退休。“年輕的時候,我就熱愛考古這個領域,從事了幾十年,離不開也放不下。退休后不久,我被特聘到龍文區博物館工作。”陳立群點了支煙,喝了口茶,向記者娓娓道來。
 
初到龍文區博物館不久,陳立群結識了蔡坂村村民蔡溪南,一個土生土長的當地人。“聊天時,他回憶小時候放牛經常在大石頭上看到各種奇形怪狀的圖案印記。我第一反應就是,這些圖案搞不好就是巖畫。”陳立群說,當時蔡溪南正在編錄蔡氏族譜,經常上山尋找墓碑,就鼓勵他多留意,看能不能發現些特殊的印記,并及時轉達。
 
果然,皇天不負有心人,蔡溪南拉著同村親戚蔡建忠跟著陳立群一起尋找,發現了不少巖畫。“陳立群就是我的老師,是他引領我走上考古之路,也是他手把手教我專業知識,指導我如何找尋辨別巖畫。”蔡溪南十分感慨,對他來說,在認識陳立群之前,他只是一個閑不住愛跑山的農民,從未想過涉足考古這個看似高深莫測的領域,更沒想過可以參與發現這么多的巖畫,他感到從事這份“業余事業”十分開心且充滿成就感。在他們的鼓勵帶頭下,越來越多的村民加入到這支“業余考古隊”來。
 
探尋巖畫的過程,必定伴隨著山路崎嶇和重重險境。“陳立群是個極具探險精神的人,對待他所熱愛的考古事業,可以拼盡全力、奮不顧身。”龍文區博物館工作人員沈少輝對記者說,一次去復查全國著名巖畫華安仙字潭巖畫時,要途經的流域河水湍急,十分危險,陳立群義無反顧地徒步前往,只為能夠詳細查看巖畫。此外,他們一行人在山林間探尋巖畫時,多次遇到有劇毒和攻擊性的蛇和馬蜂,場面一度非常危險。“他對待工作認真嚴謹,只要有一絲不確定因素,絕不會妄下結論,定要請教專家,與同行分析探討。”在沈少輝眼里,陳立群有著令人敬佩的科學探索精神。
 
“只要有人跟我說發現了巖畫,我就立刻奔過去,不然吃不下飯睡不著覺,會一直想著這事。”對于陳立群來說,走近遠古歲月、觸摸生命密碼是一件非常有意義、有價值、有成就感的事。
 
重要發現
 
不起眼山石竟是舊石器時代物件
 
2015年以來,陳立群和蔡溪南等人在云洞巖和鳳山一帶陸續發現約30處巖畫,構成“云洞巖巖畫群”,主要分布于山腰、山麓和山頂。這是迄今為止福建境內發現規模較大、內容較豐富的巖畫群,巖畫群中有一些巖畫作品尚屬福建首次發現。
 
“此前,在對‘云洞巖巖畫群’中的一處‘祭月祈雨’巖畫再次開展田野補充調查時,我們發現位于鳳山腰處有一幅巖畫刻于磐石上。”陳立群回憶道,考古表明,此巖畫生動描繪雨神普降甘霖,滋潤山川田野的景象,同時還是一處舉行祭月祈雨儀式的場所,后命名為“田州山雨神”。從內容題材、制作技法、表現形式、風格特征上來看,其學術研究價值較高,為進一步研究福建的巖畫提供了重要材料和依據。
 
“這件舊石器時期的打制石器價值不可估量,還好有幸發現,未與之失之交臂。”記者在龍文區博物館看到一塊極美的淡綠色石頭,并了解到有關它的有趣故事。
 
2019年3月的一天,蔡溪南在鳳山上發現一塊形狀怪異的石頭,這是他從未見過的。“我拿起來看了看,掂了掂,心想這不過是一塊石頭,便扔了。”熱衷考古且多年來義務幫助文博部門發現過不少有研究價值的線索和文物的蔡溪南轉念一想,這塊石頭的樣貌很少見,會不會有什么考古價值?他隨后返回,尋覓被他隨手扔掉的石頭。
 
蔡溪南心想:“還是拿去龍文區博物館給陳立群鑒定。”果真撿到了寶貝,陳立群憑著數十年的考古經驗,問明由來后仔細查看石塊,當即判斷這是一件舊石器時期的打制石器。“舊石器時期器物在龍文區可不多見!”陳立群非常興奮,立即把石器帶到福建省博物院,請該院研究員、福建舊石器時期考古權威范雪春進一步鑒定,確認這是一件舊石器時期打制的刮削器,年代距今約3萬~6萬年。后根據文博專家實地考察,這件石器所處地點位于鳳山南麓,海拔30余米,紅土發育,紅土層中發現代表某一時期古地表的礫石條帶。這一重要發現,是龍文區迄今為止發現的最早的文化遺存,它為尋找舊石器時期文化遺址提供了重要線索。“而且,結合石器遺存地點的地質地貌條件,有望在鳳山探尋發現舊石器時期文化遺址。”陳立群顯得十分期待。
 
后繼有人
 
考古隊伍匯聚越來越多年輕人
 
“這幾年發現的云洞巖巖畫群,它們所處的年代文化相對活躍,閩族已經逐漸進入青銅時代。原本‘北依華夏,面向南島’相對獨立完整的土著文化,在受到來自中原及鄰近文化影響的同時,也將其嬗變、發展的新文化傳播到原先就存在的東南土著民族的文化圈。”每每談到所熱愛的巖畫,陳立群總是滔滔不絕。他說,如果將云洞巖巖畫群放在太平洋巖畫圈上進行考察與比較,便能找到這種文化嬗變與傳播的軌跡,這便是云洞巖巖畫群學術價值所在。
 
“這些巖畫當中的意向性、抽象性,以及有些接近于文字書寫的形式感,都對我們今天的藝術創造有非常大的啟發。”陳立群說,作為早期人類思想交流、歷史記憶與心理情感傳達的“圖像語言”,巖畫既是歷史長河遺留的視覺藝術資源,也是人類自身歷史、宗教與心理體驗的圖像見證,具有永恒的魅力。巖畫這個龐大的圖像記憶庫,讓我們有機會更全面、更深入地理解人類自身演變史,以及人類藝術史進程。隨著人們對它越來越多的認知、保護與探索,巖畫也將煥發出更加絢麗奪目的光彩。
 
作為中國巖畫學會會員、省考古學會會員的陳立群,研究考古已經近50年了,考古對年過古稀的他來說已經融入血液,和生命匯為一體。“這幾年,我們這個隊伍聚集了越來越多的年輕人,其中不乏‘90后’,現任的龍文區博物館館長就是1991年出生的,還是女孩子。”陳立群笑著說,近年來,在政策法規的扶持以及各方的大力宣傳動員下,全社會重視文化遺產發掘保護的氛圍越來越濃厚,年輕一代對考古學、文物也愈發感興趣,這群年輕的考古工作者有活力、有情懷、有夢想,必能讓中華優秀傳統文化薪火相傳。

相關熱詞搜索:巖畫

上一篇:扎根考古一線的年輕人
下一篇:曾證明人類源自非洲 傳奇“化石獵人”Richard Leakey去世

分享到: 收藏
亚洲无播放器在线观看_亚洲无播放器网站_亚洲网无码国产_亚洲网络久久国产99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