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公眾號 > 正文

七十載,回首這座古生物學殿堂的乘風破浪之路(上)
2021-11-13 10:21:55   來源:化石網   評論:0 點擊:

(本文整理自中國科學院南京地質古生物研究所官方微信):今年已經70歲的中國科學院南京地質古生物研究所,目前是我國唯一的從事古生物學(古無脊椎動物學與古植物學)和地層學研究的專業機構。70年來,這座古生物
(本文整理自中國科學院南京地質古生物研究所官方微信):今年已經70歲的中國科學院南京地質古生物研究所,目前是我國唯一的從事古生物學(古無脊椎動物學與古植物學)和地層學研究的專業機構。70年來,這座古生物學科的殿堂究竟經歷了什么?讓我們走近他,了解他的“前生與今世”
 
1913年9月
 
南京古生物所的前身之一,中央地質調查所成立。中央地質調查所成立時稱工商部地質調查所,從英國學成歸來的丁文江任首任所長,標志著中國近代地質學正式建立學術機構的開始。
 
1913 年底至1914 年初改稱農商部地質調查所,1941 年改稱中央地質調查所(以下均簡稱“地調所”)。該所先后建立了古生物研究室、新生代研究室等,組織和培養了一批古生物學研究力量,為中國近代地質科學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農商部地質調查所圖書館陳列館開幕典禮攝影(1922)
 
第一排左三謝家榮,左四王竹泉,左五袁復禮,第二排左一葛利普,左二譚錫疇,右二章鴻釗,右三丁文江,第三排正中是黎元洪,右墻站立者邢端,旁邊是周贊衡 
 
1928年1月
 
中國科學院南京地質古生物研究所的主要前身,原中央研究院地質研究所(以下簡稱“地質研究所”)在上海成立,其內部業務機構有基礎地質、應用地質和古生物3 個組。地質研究所首任所長李四光提出:“本所的研究工作,應特別注重討論地質學上之重要理論……目的在解決地質學上之專門問題,而不以獲得及鑒別資料為滿足。”
 
 
中國古生物學會復活大會會員在原中央研究院地質研究所樓前合影(1947)
 
1933 年秋,由李四光親自選址設計,楊廷寶監蓋的地質研究所辦公樓,在南京雞鳴寺路建成,地質研究所遷入辦公。
 
 
 
1950 年2 月的統計數字顯示,地質研究所當時有科技及管理人員合計33 人。今天看來,該研究所的規模并不算大,但當時卻是中央研究院中規模位于前列的國家級重要研究機構。
 
 
原國立中央研究院地質研究所會議紀要
 
三位學科奠基人
 
李四光是中國最早從事古生物學研究的科學家之一,也是中國微體古生物學研究的第一人。1923 年,李四光發表了中國古生物學者的第一篇古無脊椎動物學名作《筳蝸鑒定法》,隨后為一類已滅絕的微體有孔蟲化石創用了專屬名詞“䗴”。1931年,根據他發表的《中國北方之䗴科》這一科學巨著,英國伯明翰大學授予他自然科學博士學位。
 
著名古生物學家楊鐘健和斯行健均為李四光的學生,李四光從國家所需和學科建設的基礎上為楊鐘健和斯行健分別確定了專業方向,由此為中國古脊椎動物學和古植物學的開創奠定了基礎。
 
 
原中央研究院地質研究所李四光、斯行健、俞建章、張文佑、吳磊伯在廣西賓陽開展地質調查工作(1939)
 
 
李四光(左二)楊鐘。ㄓ叶┑仍诒本┲芸诘昕疾
 
1949年南京解放前夕
 
國民黨政府當局策劃南京、上?萍佳芯克徇w臺灣省和沿海各省,引發了科技界反搬遷的統一斗爭。
 
李四光身在國外,但數次給原中央研究院地質研究所的許杰等人寫信,并提出拿出自己的積蓄為同仁提供工作和生活補貼。許杰、趙金科、斯行健等密商擬訂地質研究所同仁反對搬遷誓約,做有組織的抵制。地調所李春昱、顧知微、盛金章等也積極開展了反搬遷迎解放的活動。
 
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南京的地質機構的人員、設備和圖書資料等基本完整地保留了下來,為以后新中國地質古生物學事業的發展奠定了基礎。
 
 
1949年原中央地質調查所慶祝南京解放
 
 
李四光寫給地質所同仁的信
 
1950年4月
 
李四光由英國輾轉回國。5月7日與周恩來總理在北京會面并接受委托,組織并主持全國地質工作,承擔國家建設服務任務。
 
 
周恩來總理與李四光先生親切交談
 
1950年5月16日
 
李四光向全國地質同仁發函,征求對新時期地質工作的意見。
 
 
李四光向全國地質同仁發函征求意見
 
1950年8月24日
 
政務院第47 次會議通過了李四光提出的“一會、二所、一局”的地質機構重組方案,即“一會(中國地質工作計劃指導委員會)、二所(中國科學院地質研究所和古生物研究所)、一局(礦產地質勘探局)”。
 
1951年5月7日
 
中國科學院古生物研究所在南京正式成立,所長李四光,代理所長斯行健,副所長趙金科、盧衍豪。研究所成立后暫時由中國地質工作計劃指導委員會領導。
 
 
中國地質工作計劃指導委員會電報明確中國科學院古生物研究所等成立時間(1951.4)
 
 
中國科學院古生物研究所第一個月(1951年6月 )工資條
 
中國科學院古生物研究所的成立是當時中國古生物學人才的大集中,標志著中國古植物學、古無脊椎動物學和古脊椎動物學3 個分支學科第一次在機構和領導體制上實現了統一,對之后中國古生物學的發展起到重大的推動作用。
 
科學報國
 
1951-1955年
 
在新中國大規模經濟建設的初期,地質工作凸顯了在國民經濟社會發展中的先行作用和基礎作用。毛澤東主席明確指出“地質工作搞不好,一馬擋路,萬馬不能前行”。
 
面對新中國對地質資源的需求,新成立的中國科學院古生物研究所,立即投身于由中國地質工作計劃指導委員會組織的全國地質調查工作,為新中國社會主義建設尋找煤、鐵、鋁、鋅等急需的礦產資源。
 
內蒙古大青山石拐子煤田開展勘測
 
1953年,古生物研究所李星學、顧知微等赴內蒙古大青山石拐子煤田開展勘測,完成《內蒙古石拐子煤田地質初勘報告》,明確該煤田為多煤種的規模巨大的煤區,為后續大規模詳查和開采奠定了基礎。
 
 
李星學(右三)率隊在內蒙古石拐子煤田開展地質勘探工作
 
(1953年4月) 
 
 
顧知微(左三)在內蒙古石拐子與地質隊技術人員合影
 
(1954 年冬)
 
遼東太子河流域地層考察
 
1950-1954年期間,南京古生物所還以遼東太子河流域地層考察為契機,開展了地層學基礎研究。采集大量各時代化石和巖石標本,研究其中動植物群的演變及其沉積環境,探討各地質時代的分界問題。
 
1954年,古生物研究所王鈺、盧衍豪、楊敬之、穆恩之、盛金章等發表《遼東太子河流域地層》,基本弄清了該地區的地層時代,建立了地層序列,糾正了日本學者的錯誤,對東北乃至華北地區古生代地層研究產生了深遠影響。
 
 
相關研究成果于1956年獲中國科學院科學獎金三等獎,這是地層古生物學成果第一次獲得國家級大獎。
 
 
中國科學院科學獎金三等獎
 
編著《中國標準化石》等學科工具書
 
為適應新中國經濟建設地質勘探需求,培養國家急需的學科人才,20 世紀50 至60 年代,古生物研究所組織所內外專家陸續編寫出版了《中國標準化石》等圖書,對植物、脊椎動物、無脊椎動物等各大類群化石進行介紹。
 
 
中國標準化石叢書
 
“中國標準化石叢書”是中國古生物學界集體創作的成果,也是古生物研究所科研人員編著化石系列叢書的開端。它的編著與出版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建國初期的地質普查勘探、古生物學科研與教學提供了急需的工具書。
 
踔厲奮發
 
1955-1966年
 
1955年1月13日,古生物研究所建制歸還中國科學院。1957年4月,研究所成立第一屆學術委員會。1959年4月1日,中國科學院古生物研究所改名為中國科學院地質古生物研究所(以下仍簡稱“古生物研究所”)。
 
該時期,古生物研究所工作重心開始轉向古生物科學研究與服務國民經濟并重。在繼續積極參與煤炭、石油等部門關于含煤、含油氣地層的調查研究工作的同時,堅持以任務帶學科,整理發表了一系列綜合性古生物學研究成果,為新中國地質資源勘探和古生物學科發展提供了基礎資料。
 
祁連山地質科考地層古生物工作
 
祁連山是我國西部的重要山系之一。1956—1958年,由中國科學院地質研究所、蘭州地質研究所、古生物研究所和北京地質學院等為主體的祁連山地質隊,對祁連山的地質情況進行了全面調查。其中,古生物研究所穆恩之等8位科研人員主要承擔古生物學及地層學的專題研究任務。
 
 
穆恩之在祁連山采集的化石
 
此次考察初步建立了祁連山從前寒武系到第三系的地層層序和古生界—中生界生物組合系列,同時對其石炭系、三疊系煤系地層和中新生代含油氣地層開展了初步劃分對比。
 
 
1960—1964年,古生物研究所斯行健、穆恩之、張文堂等對該地區地層和古生物化石做了相關研究,與兄弟單位合作編著了《祁連山地質志》4卷5分冊。研究成果對西北地區古生物、地層乃至地質學研究都產生了深遠的影響。
 
松遼平原中生代地層研究與大慶油田的發現
 
1955年,古生物研究所顧知微等轉而從事與資源勘查開發關系密切的中、新生代非海相地層古生物的研究,提出松遼盆地白堊紀地層很可能賦含石油,對該地區含油時代的確定、地層的劃分對比均具有指導意義,為大慶油田的勘查與開發提供了重要科學依據和線索。
 
 
大慶油田的發現徹底摘掉了中國貧油的帽子(1960)
 
1959年9月26日,終于在黑龍江省發現大慶油田。1982年7月,“大慶油田發現過程中的地球科學工作”項目榮獲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李四光、顧知微等人獲獎。
 
 
1982年國家自然科學獎一等獎獲獎證書
 
主持開展全國地層系統總結
 
1957年3月,中國科學院、地質部和中國地質學會提出了召開全國地層會議的倡議。根據全國地層會議籌委會的決定,古生物研究所負責為大會提供中國古生代、中生代共十個系的地層總結,編制地層對比表及說明書。研究所集中了近50名科技人員,在全國各有關單位的協助下及時完成任務。
 
1959年10月28日至11月21日,第一屆全國地層會議在北京舉行。會后,經過精心修改,《全國地層會議學術報告匯編》各斷代總結報告12冊、總論1冊陸續出版,約170萬字。這套地層系統總結將中國各紀地層的分布、分類、劃分及國內外對比、古地理、巖相變化、生物序列及礦產等諸方面做了綜合研究,是我國斷代地層的首次系統性總結,是一套有重要意義和參考價值的文獻。
 
 
《全國地層會議學術報告匯編》部分封面
 
編著《中國各門類化石》等系列出版物
 
由古生物研究所盧衍豪、穆恩之等主持編寫的“中國各門類化石”系列叢書的出版,是古生物學研究的第一個里程碑。該書系統總結了中國古生物學近百年的研究成果,詳盡記述了各門類化石的時空分布,厘定了分類單元,為我國古生物學的發展和提升奠定了基礎,對全國區域地質測量、礦產資源的普查勘探和確定含礦地層的時代等起到了指導作用。
 
 
該叢書于1982年榮獲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穆恩之、楊敬之、盛金章、侯佑堂等獲獎。
 
 
1982年國家自然科學獎二等獎
 
辦好學術刊物,提供學科交流平臺
 
1960年10月,由中國古生物學會主辦的《古生物學報》正式掛靠古生物研究所。此后學報工作有序開展,成為全國古生物工作者發表最新科研成果的陣地,為古生物學科交流提供了平臺。
 
為解決我國沒有地層學專業學術期刊的問題,1966年3月24日,《地層學雜志》正式創刊。李四光題寫刊名并撰寫發刊詞,明確指出地層學研究的目的是要為生產服務,稽考晚期地球史并闡明生物發展史。
 
 
 
少年智則國智
 
少年富則國富
 
少年強則國強
 
在這15年里
 
研究所始終注重人才培養和學術交流
 
建所初期,古生物研究所先后吸收了高等院校畢業生20余人,在老科學家言傳身教下,年輕科技人員養成了良好的學風,大多數在短時間內成長為科研業務骨干。
 
 
斯行健對張善楨(后左)和周志炎(后右)講解(1956)
 
1952年古植物學家徐仁到古生物研究所工作,籌建了中國第一個孢粉學實驗室。1956年,古生物研究所開始招收碩士研究生,第一批學生為:周志炎、吳望始、方大衛。
 
 
古生物研究所青年科研人員合影(1965)
 
1956年6月16日,中國古生物學會第一屆全國會員代表大會在北京召開。會議通過了新的會章,選舉產生了新的理事會,此時中國古生物學會會員有134人。
 
 
中國古生物學會第一屆全國會員代表大會(1956)
 
20世紀50年代,中蘇關系友好,古生物研究所與蘇聯及東歐國家開展了系列國際交流。1955年10月,以吉爾皮契尼夫為團長的蘇聯古生物學家代表團訪問古生物研究所;1957年9月至1958年1月,蘇聯科學院古生物所蓋格爾教授來所,講授古生態學研究方法,并赴本溪、青島等地進行野外考察。
 
 
蘇聯古生物學家吉爾皮契尼柯夫一行訪問古生物研究所(1955)
 
未完待續

相關熱詞搜索:古生物學

上一篇:南古所70周年專題|RPP出版“植物龐貝”研究專輯
下一篇:七十芳華 蔚為國用

分享到: 收藏
亚洲无播放器在线观看_亚洲无播放器网站_亚洲网无码国产_亚洲网络久久国产99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