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公眾號 > 正文

牛年歲尾說犀牛
2022-01-31 13:33:39   來源:化石網   評論:0 點擊:

(化石網整理)據青藏高原古生物科考隊 (作者 孫丹輝):犀牛非牛而近于馬,河馬非馬而近于牛。犀牛屬于奇蹄目犀科,河馬屬于偶蹄目河馬科。目前奇蹄目中現生的類群僅有三類:馬、貘、犀,共3科6屬18種,其中
(化石網整理)據青藏高原古生物科考隊 (作者 孫丹輝):犀牛非牛而近于馬,河馬非馬而近于牛。犀牛屬于奇蹄目犀科,河馬屬于偶蹄目河馬科。目前奇蹄目中現生的類群僅有三類:馬、貘、犀,共3科6屬18種,其中,現生的馬科有1屬8種,現生的貘科有1屬5種,現生的犀科有4屬5種。
 
在地質時期中,奇蹄目曾是一個繁榮且龐大的類群,其中犀超科是奇蹄目中生態多樣性最為豐富的超科,在分類學上,犀超科歸屬到奇蹄目的角形亞目(Ceratomorpha Wood, 1937),犀超科之下分為四個科:兩棲犀科(Amynodontidae Scott et Osborn, 1883),跑犀科(Hyracodontidae Cope, 1879),巨犀科(Paraceratheriidae Osborn, 1923)以及犀科(Rhinocerotidae Gill, 1872)。在犀科(Rhinocerotidae)的演化歷程中,共分化出三個亞科:對角犀亞科(Diceratheriinae Dollo, 1885),無角犀亞科(Aceratheriinae Dollo, 1885),真犀亞科(Rhinocerotinae Dollo, 1885);對角犀亞科包括三角犀族(Trigoniadini Heissig, 1989)和對角犀族(Diceratheriini Dollo, 1885);無角犀亞科包括無角犀族(Aceratheriini Dollo, 1885),遠角犀族(Teleoceratini Hay, 1902)和稀角犀族(Menoceratini Prothero et al., 1986);真犀亞科包括板齒犀族(Elasmotheriini Dollo, 1885)和真犀族(Rhinocerotini Dollo, 1885)。
 
 
亞洲新生代的奇蹄類組成百分比圖(Bai et al., 2020)
 
犀科是犀超科內最晚出現也是進化最為成功的一個支系。犀科起源于北美,后向歐亞大陸擴散,并成功進入非洲,其最早的成員是中始新世的始無角犀屬(Teletaceras),發現于美國俄勒岡州。在始新世晚期,犀科動物開始繁盛并輻射;在早漸新世時期,成功擴散到北美洲和歐亞大陸,并且取代了在中始新世占統治地位的兩棲犀、跑犀以及其他奇蹄類動物;在晚漸新世時期,歐洲地區的犀科動物開始發生適應輻射。
 
在中新世時期,犀科動物達到了極其繁盛的程度,在北美洲以及歐亞大陸中占據主導地位,為生態體系中非常重要的成員。犀科動物遍布非常廣泛,在世界第三極——青藏高原腹地的倫坡拉盆地都曾發現其蹤跡。中國中新世的犀科化石非常豐富,已知的全部犀科化石記錄,共包括2亞科(無角犀亞科、真犀亞科)4族(無角犀族、遠角犀族、板齒犀族、真犀族)18屬36個種。按照中國中新世犀科動物的演化歷史,總結為四個階段:
 
第一個階段是早中新世早期,這一階段的特點是以殘存的漸新世屬、種為主,比如巨獠犀屬;
 
第二個階段是早中新世晚期,漸新世殘存的屬種消失,出現了大量的歐洲中新世的典型成員,比如近無角犀屬(古生物科考隊曾在藏北倫坡拉盆地的早中新世地層里發現過這類犀牛的化石);
 
第三個階段是中中新世時期,這一階段的特點是第二階段的繼承和發展,并且產生出了亞洲所特有的動物類型;
 
第四個階段是晚中新世時期,這一階段的特點是出現了大量適應于草原生態類型的動物,比如無角犀類中的大唇犀屬和板齒犀類中的寧夏犀屬、副板齒犀屬以及板齒犀屬。
 
 
犀科動物在中新世達到最大程度的分化(Bai et al., 2020)
 
隨著中新世的結束,中國的犀科動物從興盛逐漸走向衰退,在中新世與上新世交界的時期,可能由于氣候變冷變干,更干旱的植被逐漸取代原來的草原類型,導致上新世的高莊期和麻則溝期的犀科動物分異度急速降低,歐亞大陸的犀科動物大量滅絕,北美地區的犀科動物更是完全絕跡,曾經“走出西藏”(古生物科考隊曾在青藏高原札達盆地的上新世地層里發現最早、最原始的披毛犀—西藏披毛犀)并繁盛于北方的披毛犀都沒有進入北美洲。
 
 
札達盆地經典剖面,這里也是披毛犀的祖先—西藏披毛犀的“故鄉”(孫丹輝 攝)
 
 
西藏披毛犀(Coelodonta thibetana)復原圖 (Julie Selan 繪)。右上:西藏披毛犀正型標本,現保存在中科院古脊椎所。
 
雖然犀科動物曾經是一個多樣化的進化枝,但現存的犀牛僅包括一科四屬五種:分布于非洲的有兩屬兩種,分別為黑犀(Diceros bicornis)和白犀(Ceratotherium simum);分布于亞洲的則有兩屬三種,分別為獨角犀屬(Rhinoceros)的印度犀(Rhinoceros unicornis)和爪哇犀(Rhinoceros sondaicus)以及雙角犀屬(Dicerorhinus)的蘇門答臘犀(Dicerorhinus sumatrensis),它們目前都是高度瀕危和全球優先保護的物種。1957年,中國最后一頭野生犀牛——爪哇犀在云南江城哈尼族彝族自治縣消失,從此中國境內的犀牛絕跡。
 
地質歷史時期中,犀科動物的演化展示了廣泛的地史分布和極大的生態多樣性。那么,犀科動物如何從興盛走向衰落?又經歷了怎樣的演化與遷徙歷程……面對這一系列問題,我們期待能有更多新的化石發現,逐漸揭開其神秘面紗。

相關熱詞搜索:犀牛

上一篇:古生物化石館館名有獎征集活動
下一篇:好書推薦|這里,有關于地層“金釘子”最權威的解讀

分享到: 收藏
亚洲无播放器在线观看_亚洲无播放器网站_亚洲网无码国产_亚洲网络久久国产99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