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國內資訊 > 正文

山東諸城:民間傳說引出一座“中國龍城”
2022-04-07 11:28:55   來源:化石網   評論:0 點擊:

山東諸城:民間傳說引出一座中國龍城(化石網整理)據齊魯晚報(冬華):諸城新發現較完整的水波紋遺跡化石和大型恐龍足跡化石民間傳說引出一座中國龍城近日,諸城市恐龍文化研究中心工作人員在春季野外化石勘察過


山東諸城:民間傳說引出一座“中國龍城”

(化石網整理)據齊魯晚報(冬華):諸城新發現較完整的水波紋遺跡化石和大型恐龍足跡化石
 
民間傳說引出一座“中國龍城”
 
近日,諸城市恐龍文化研究中心工作人員在春季野外化石勘察過程中,從諸城市主要化石遺跡區新發現一處較為完整的水波紋遺跡化石和一些大型恐龍足跡化石,讓諸城再次迎來“高光時刻”。自上世紀60年代以來,諸城先后發現了30多個恐龍化石埋藏點,埋藏區域近千平方公里,贏得了“中國龍城”的美譽。
 
龍骨澗的秘密
 
諸城擁有世界上最大最集中的恐龍化石群,化石暴露面積近2萬平方米,是美國猶他州國立恐龍公園的10倍、祿豐世界恐龍谷的6倍。擁有世界上單體面積最大的恐龍足跡群,約5000平方米、11000多個,舉世罕見。同時,諸城恐龍化石屬白堊紀晚期,距今約7500萬年,是白堊紀地質事件的最典型見證。
 
關于“龍”,諸城當地流傳著一個古老的民間傳說。
 
諸城呂標鎮庫溝村有一條河,名為涓河。相傳上古時期,涓河里住著一條善良的白龍,護佑當地年年風調雨順,糧食豐收。一天,不知從哪來了條黑龍,黑龍性情暴躁,興風作浪。白龍決心為民除害,它托夢給百姓,說它準備與黑龍決斗,希望百姓準備饅頭和石灰,看到河里往上翻白浪,是白龍餓了,就快往河里扔饅頭;看到河里往上翻黑浪,是黑龍上來覓食,就快往河里扔石灰。第二天,老百姓按計行事。黑龍吞下石灰后,燒得五臟俱焚、疼痛難忍,頭一揚、身一躬,硬是竄出一條南北大溝,最終力竭而亡,埋骨其中,當地人稱此地為“龍骨澗”“黑龍溝”。
 
有意思的是,龍骨澗內以及周圍的農田中,竟然不時會有些巨型骨頭裸露出來。當地的農民發現這些骨頭有奇妙的功用,可以止血消炎,便取之入藥,稱作龍骨。人們覺得龍骨澗是塊風水寶地,漸漸地,村民去世后會選擇葬在離龍骨澗最近的坡地上。
 
龍骨澗到底有沒有龍?那些巨大的骨頭,是不是屬于村民傳說中那條死于涓河中的白龍呢?多少年來,關于龍骨的真正來歷無人知曉,直到1964年古生物學家的到來,終于揭開了一個驚天的秘密。
 
1964年,是中國傳統十二生肖中的龍年,注定和“龍”有緣。這年10月,地質部石油局綜合研究隊在諸城進行地質考察時,龍骨澗內一塊塊奇異而巨大的動物骨骼化石吸引了他們的目光。隨后,他們把部分化石運回北京,請古生物專家進行鑒定。鑒定結果確定為恐龍的骨骼化石,而且是人類以前從未發現過的、生活在距今約7000萬年前晚白堊世早期的一種恐龍——巨型鴨嘴龍的化石。
 
鴨嘴龍是鳥腳類恐龍中比較進步的一大類,廣泛分布于亞洲和北美等地的晚白堊世地層中,在我國主要分布于黑龍江、山東、內蒙古、新疆、寧夏、四川等省區。1914年,俄國人在黑龍江嘉蔭縣龍骨山晚白堊世地層中發現了我國最早的鴨嘴龍類恐龍:黑龍江滿洲龍。
 
諸城的驚天發現,立即轟動了古生物學界。1966年5月,地質部派出由著名古生物學家胡承志帶領的科考隊,在諸城龍骨澗開展了第一次恐龍化石發掘。到1968年6月,共采集鴨嘴龍化石30噸,裝架起了長15米、高8米,屬當時世界上已經發現的鴨嘴龍類中最高大的一種恐龍。1972年,新華社、人民日報相繼發布了題為《山東發現巨大恐龍化石》的消息,當時,晚白堊世早期的鴨嘴龍化石在世界上還未有過報道,該恐龍化石骨架的發現,填補了這一空白。后來,胡承志將其命名為“巨型山東龍”。
 
破吉尼斯紀錄
 
1988年6月至1991年12月,根據科研需要,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與諸城市聯合開展了第二次大規模的恐龍化石發掘。由著名恐龍專家趙喜進帶隊,在龍骨澗和侯家屯西山坡兩個化石點采集了一批鴨嘴龍化石標本。
 
化石采回后,經過4年多的清理、修補、復原工作,連同第一次發掘未裝架的化石,共裝架起3具恐龍化石骨架。其中,長16.6米、高9.1米的“巨大諸城龍”再次成為世界上已發現的最高大的鴨嘴龍,獲吉尼斯世界紀錄,它甚至比著名的暴龍(霸王龍)還要大出一圈。
 
1992年5月23日,“巨大諸城龍”在諸城市政府禮堂首展,引起了廣泛轟動。5月30日,人民日報以《諸城展出世界最高大恐龍化石》為題作了專門報道,中央電視臺也在《新聞聯播》中播出了這條新聞。此后前來諸城一睹“龍顏”的社會各界人士絡繹不絕。
 
后來,根據科研和化石保護的需要,諸城市和中國科學院古脊椎動物與古人類研究所簽訂合作協議,聘請著名恐龍專家徐星為領銜,組建專門班子和隊伍,從2008年1月開始在龍骨澗、臧家莊、皇龍溝等7個化石點組織開展了第三次有規模的恐龍化石科學普查、發掘工作,發現了臧家莊化石層疊區、龍骨澗化石長廊、化石隆起帶和皇龍溝恐龍足跡群,被專家稱為“世界第一群”“全球第一印”。
 
龍骨澗化石長廊長500米,均深30米,呈45度斜坡分布,暴露化石近萬塊,化石分布密集,凌亂散落,宛若一幅巨大的浮雕;龍骨澗化石隆起帶長300米,寬20余米,暴露化石1000多塊,化石不規則地散落分布在溝底;臧家莊化石層疊區,3000多平方米區域內暴露化石2000多塊,化石呈七層分布,高低錯落、層層疊疊、蔚為壯觀;数垳峡铸堊阚E群5000平方米的范圍內,恐龍足跡有11000多個,形態各異、大小不一、深淺不同的獸腳類、蜥腳類足跡呈多層排列在巖層上,仿佛是個恐龍大舞池。其中,小的獸腳類足跡僅有7厘米,大型蜥腳類足跡直徑超過1米。在一個地區同時發現如此龐大而集中的恐龍化石群、足跡群,是絕無僅有的世界地質奇觀。
 
令人震撼的不僅是恐龍化石的數量、規模,還有恐龍的種類。其中,大型尖角龍化石、纖角龍化石骨架,以及暴龍化石、鴨嘴龍化石、蜥腳類化石、竊蛋龍化石等重大發現,填補了恐龍研究領域的空白。
 
“大塊頭”家族
 
世界上其他地方發現的鴨嘴龍化石身長大都在10米以下,而諸城鴨嘴龍卻可以長到18.7米長,人們甚至有理由相信這并不是它種群的最大個體,畢竟化石保存下來的只是少數?梢哉f,諸城發現的鴨嘴龍化石普遍是“大塊頭”。
 
諸城鴨嘴龍體型龐大笨重,決定了它不善于遠距離遷徙,更不能像鳥腳類恐龍一樣善于奔跑,因此,其生活半徑有限,只能生活在一個范圍較小的區域內。在諸城龍骨澗和臧家莊發現的恐龍中,幾乎90%以上的骨骼都是鴨嘴龍的,大大小小的骨骼不僅代表其個體發育的不同階段,而且也說明諸城鴨嘴龍是群居性恐龍。
 
在恐龍時代,諸城一帶氣候溫暖、雨水充沛、河流交織、湖泊廣布、植被繁茂、生機盎然。在湖泊、河流的周邊以及山前低地,生長著各種各樣的蕨類、裸子和被子植物,生活著成群的體軀較小的蜥腳類和角龍類恐龍;遠處的低山和丘陵生長著高大的松柏、銀杏、蘇鐵、棕櫚等植物,生活著三五成群的體軀龐大的巨型鴨嘴龍和大型蜥腳類恐龍,兇猛的霸王龍類和小型獸腳類恐龍則四處游蕩,隨時尋覓著它們的捕食目標。
 
豐富優質的蘇鐵、棕櫚、松柏、銀杏等植物,雖然熱量較低,但勝在量多,足夠滿足鴨嘴龍們的胃,畢竟,成年鴨嘴龍一天至少要吃掉1噸食物。細長的脖子讓它們站著不動就可以上下左右吃個遍,而數百顆帶有釉質的牙齒通過骨組織牢固連接在一起,形成搓板狀的巨大“磨坊”,可以幫助鴨嘴龍對付富含纖維素的堅硬植物。
 
神奇的是,這些重疊排列的牙齒還有替代效應,如同大白鯊和鱷魚的利齒一樣:終生生長,不斷替換。只不過大白鯊用它們干一些血腥的事,而性情溫順的鴨嘴龍則是用它們咀嚼植物。
 
研究認為,鴨嘴龍有著獨特的非限定生長模式。動物的生長模式分為限定生長模式和非限定生長模式。包括人類在內的哺乳動物,個體發育到一定階段就會停止生長,然后逐漸衰老,最后死亡,這叫作限定生長模式;而像鴨嘴龍這樣可以終生生長的,就屬于非限定性生長模式。也就是說,如果鴨嘴龍壽命很長,那么它會長得很大。有研究人員認為,諸城鴨嘴龍的平均年齡在150歲左右,長壽的甚至可以活到200歲。
 
諸城鴨嘴龍的代謝速率很快,生長也快,所以它們體型巨大就不足為奇了?焖偕L一方面能使它們長成龐然大物,另一方面可以讓鴨嘴龍的幼崽迅速擁有龐大的身軀震懾敵人。要知道,鴨嘴龍是性情溫順的食草動物,沒有鋒利的角,沒有堅實的盔甲,也沒有如飛的速度,它們有的就是一個看似唬人的“傻大個”。
 
研究發現,諸城之所以保存這么多的恐龍骨骼化石,是有特殊原因的。專家們設想了這樣一幅場景:某年夏季,諸城一連數日閃電雷鳴、大雨傾盆。突然,遠處山區傳來一陣陣轟鳴聲,一陣緊似一陣,可怕的山洪暴發了。洪水在山谷間咆哮,席卷著沙石、泥土、樹枝、草木等順勢而下,鋪天蓋地,勢不可當。
 
見此亂象,鳥類、翼龍、昆蟲等會飛的動物在烏云下盲目亂飛;各種各樣的恐龍在山間亂竄狂奔,企圖找到一條逃生之路。但是,奔騰的洪水如脫韁的野馬,無情地吞噬了天地間的一切,恐龍也沒能逃過此劫。
 
恐龍大規模集體死亡后,陽光暴曬使尸體迅速腐爛,整個諸城盆地很快白骨累累。緊接著降下的暴雨將恐龍們的尸骨沖得七零八落,讓我們今天很難見到整具的恐龍化石;同時,暴雨引發的泥石流掩蓋了一切,讓龍骨深埋地下。之后幾千萬年,地殼變動從未停止,歷經大地錘煉的恐龍們,在今天以化石的形式與我們重新見面。

相關熱詞搜索:恐龍

上一篇:承德避暑山莊石板路上新發現疑似諸多古生物遺跡化石
下一篇:鄭喆軒:13萬年前的阿舍利手斧何以見證早期人類文化交融?

分享到: 收藏
亚洲无播放器在线观看_亚洲无播放器网站_亚洲网无码国产_亚洲网络久久国产99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